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片净土蓝色怡园为您开启舒适温馨的大门!

日月盈亏,人生万载场场梦;琴棋续断,世界千年点点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清海,河南商丘宁陵县人,五四年生,农民出身,学生成分。酷爱文艺,豫东著名评书演员,商丘市第一任曲艺家协会理事。钟爱文学创作,多家网站网络特邀写手,网名,怡情园主。著有《汉文字杂谈》、《河南民间故事集》、《怡情诗趣》。诗词歌赋,散文小说以及文学评论文章散见于各地文学杂志。被文学界专家学者称誉为“文学评论家,当代诗人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来欣赏]也谈诗词格律与伪格律之辩·文:水墨庸斋  

2013-05-07 11:31:29|  分类: 转载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转来欣赏]也谈诗词格律与伪格律之辩·文:水墨庸斋 - 怡情园主 - 一片净土蓝色怡园为您开启舒适温馨的大门!

 由于个人爱好和所兼职社会团体职务之因,近来常常交往于当地诗词书画组织,或偶有笔墨酬奉于友人,或唱和于网络博客诗坛。从而无可避免地,接触到形形色色的所谓“书画大师”、“诗家词客”。应该肯定的是,通过相互取长补短、相互学习、相互提高,就个人修为来说,得到了一定升华。然而,一些书画、诗词的“伪书画”“伪格律”现象,亦是时时充斥耳目,更有甚者,伪者强辞,劣者夺理,“鷃雀常讥昆鹏,田蛙每笑良驹”且屡屡无休、洋洋不止,强与论道、差与唱和,却浑然不觉自耻,笔者身边几位知交亦感不堪所累,一方面不忍伤其自尊,一方面又实在不敢苟同其伍,至陷取弃两难。其“伪格律”者尤甚,有感于此,仅就诗词格律和伪格律浅伸己见如下:
    格律诗词作为一种文字体载,稚于隋唐、善于两宋,乃我中华独有文字的精华体现。任何一种艺术形式,都有其特定的要求,格律,便是绝句、律令之准入门槛,换言之,未通平仄、韵律、对仗者,终属格律诗词槛外之人。格者,句式、字数之格也;律者,平仄、声韵之律也。
    

古之学者之所以定格谱律,乃经无数推敲、反复斟酌后,依谱行令,可吟可唱,方成约定形式。如若今人随意增删、改变,则涉对古贤和读者不敬之嫌。若欲随意发挥,写诗莫冠名以律绝;填词莫标名以词牌,则尽可自由、自度,以遣性情,如此则无可厚非!反之不遵平仄、不践韵律者,终不成格律诗词,即使写一世、赋万字,亦属门外另异,终难登大雅之堂耳!更不能打着自由或古风的旗号乱来。如对联,要求上下联字数相同,词性相对,平仄和谐。如果不符合这个要求,那就是凑字成句两句白话,与对联毫无关系。如果有人将不符合对联要求的两句话当作对联,肯定会贻笑大方。同样,诗词格律,是诗词这一艺术形式在语言美、音韵美等方面的内在需要,也是从事这一艺术的人必须要迈过的门槛。有人认为这一门槛限制了人们的创作自由,倡导写自由诗,很好,能写好自由诗也不错,但不能因此便否定旧体诗,因为旧体诗依旧有强大的生命力,时至今日,仍然居于诗坛主导地位。与新诗并不冲突。不懂格律不要紧,可以写自由诗,但不能披着格律诗的外衣,冠以“五绝”、“七绝”、“五律”、“七律”或冠以“xxx词牌”而写不合格律的东西。
    

曾经有位现代著名学者说过:“新诗自上世纪初文运以来,历时百十年来迄无成功。”为什么没有成功?愚认为,其原因之一就在于新诗失去了诗词的对仗、音韵、语言等形式之美。任何诗词名句,“翻译”成白话后,肯定变得索然寡味。而且,白话诗取消了一种艺术形式所必要的准入门槛——只要会说话,就会吟诗。结果鱼龙混杂,泥沙俱下,人人都可以写诗,近百年过去了,为人们认可的新诗却如凤毛麟角。人们耳熟能详的、在文章中常常引用的,往往还是旧体诗词,尤其是格律诗词。有人说:格律诗词常常束缚人们的思想。笔者以为此语乃无知者自我诡辩,如一代文豪,新文运动奠基人之一的鲁迅先生也写格律诗,而且格律非常谨严,难道诗词格律把鲁迅先生的思想束缚死了吗?
    

其实,诗词格律与束缚思想毫无关系。古今优秀的诗词,其作者没有不懂格律的。而不懂格律的人,绝不会写出优秀的诗词作品。谓予不信,谁能举一不懂格律却成为诗词名家的人或作品出来呢?诚然,有些名家的作品也不拘泥于格律,如李白,他既能写格律严谨的律绝,也能写气势磅礴的古风。他是进得去,出得来,与不懂格律的人不能相提并论。况且在中唐以前,纯粹格律尚未完善。有的诗人学诗时不懂,但后来懂了,从此严守格律,如陈毅。他的《梅岭三章》格律合度,被传颂一时。而他早年写的新诗,人们一首也记不住。当然,也有人可能会说:我没说我写的是七(五)律、七(五)绝,所以我可以不讲格律。如能如此说,尚有自知,比不遵平仄、韵律真接冠以律绝者,当然好于百倍。但是仍不可苟同,律、绝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被约定俗成之后,你只要写四句七言诗,便是七绝的格式;写八句七言诗,就是七律的格式。人们自然会拿七绝、七律的要求来衡量这首诗。正如你在大门两边各贴了一句字数相等的话,虽然没注明是“对联”,人们也会当作对联来品评。这两句话不符合对联的要求,招来批评与嘲笑是很正常的。
    

有的人也许会说:我写的是四句打油诗。打油诗不必讲格律吧?其实打油诗比格律诗还难写!古往今来,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打油诗并不多见。打油诗源自唐朝的张打油,其代表作是《咏雪》诗:“天地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。黑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貌似粗俗,实则意趣盎然。即使张宗昌的打油诗:“远看泰山黑乎乎,上面细来下面粗。有朝一日倒过来,下面细来上面粗。”也令人忍俊不禁,并非谁都能写得出来的。最怕的是句句都一本正经、却不合格律的所谓打油诗。毫无趣味、读起来不朗朗上口的诗,不能叫作打油诗。打油诗倒是不必讲究格律,但也需讲究趣味性。常有人自谦说:“我写的是打油诗。”殊不知要想写好打油诗,也是不容易的。
    

勿庸讳言,诗词格律也有过于严苛、过于迂腐之处,加上古今字音的演变,更有许多不合时宜的地方。诗词若想在当代普及与发展,在格律方面进行改革也是必需的。如韵部重新划分问题、入声字的处理问题,都需要进行探索、改革。但是,语言是约定俗成的,诗词格律也是约定俗成的,诗词格律改革也需要有专家倡导、众多诗人认可并约定俗成的过程。前些年有诗家就根据现代汉语的音韵重新划分过韵部,有些诗家也常用“新韵”写诗词。为了区别平水韵部,也为了免得招来不懂声律之讥,他们一般都特意标上“新韵”二字。
     

格律诗之所以讲究平仄,是为了朗诵起来有抑扬顿挫之美。而由于古今音韵的演变,平仄当作部分调整或可适当放宽。但是,不守规矩,不成方圆。既然写格律诗词,该讲究的地方还是应该讲究,如押韵为平、不押韵为仄,或押仄声韵则反之,该对仗的地方应该用对对仗句等,必须遵守。即使古风、歌行,韵脚的平仄也不能混押。因为平仄混押,虽然韵母相同,但声调不同,读起来也不朗朗上口。没有起码的规范,诗词便没有其独特的美感与韵味。

 

 

诗词者,文字之精华,诗人之心画也!于古人,当怀敬重。于格律,当怀敬畏。切莫堆彻字数,强凑七五,更莫以己之不通,唱和通灵之作,滥芋充数、狗尾续貂者,可自欺、何必欺人,反使知者陷于两难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